主页 > V诗生活 >在网路上骂别人的虚拟角色,也算妨害名誉? >

在网路上骂别人的虚拟角色,也算妨害名誉?

来源: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     2020-06-27 06:41:21     阅读次数:685

在网路上骂别人的虚拟角色,也算妨害名誉?

 
事务所里有一位助理,几乎天天都比我还要晚离开办公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多压榨他──结果他留下来,只是为了用办公室的光纤网路打线上游戏LoL(英雄联盟),理由是网路顺,他的实力才发挥得出来。我听了只是笑笑。

有没有实力,我是不清楚,倒是有时候看他被敌方杀得哇哇叫,还满纾压的。

「又输了?」我问,虽然看他一脸气愤,答案应该很明显。

「队友不给力啊,还说我是『他妈的死废物』、『玩辅助不出眼石,只想当捡头狗』。」

「哈哈哈!游戏而已欸,有必要口出恶言吗?这可能构成公然侮辱的。」

「可是我在游戏里用的帐号是暱称欸。告得成吗?」

「当然可以。」

◎骂网路的虚拟角色,也会构成「妨害名誉」

在网路世界里,纵使谩骂的对象是他人创设的虚拟角色、帐号或暱称,仍然会成立「妨害名誉」的相关罪责。过去五年来的妨害名誉刑事案件,就有大约百分之二十三是在网路上发生的(八千五百四十九件里,有一千九百三十八件)。

现代人以暱称、别名或帐号,在网路上从事各项活动,可能不知道彼此在现实世界的姓名、相貌、性别、出生年月日、职业、嗜好等,这些足以确认真实身分的资讯。然而,现实世界的人们透过网路,使用暱称、别名或帐号等化身进入虚拟社群,以此名义展现自己,并与其他人的网路化身进行竞争、合作等互动交往,而逐渐在社群成员间建立起人际网络,构筑属于该化身在社群里的人际关係、声誉评价;个人在现实世界中,也是在不同场域里扮演角色、展现自己,以各种形貌与不同场域的成员建立连结、产生评价──两者是一样的。

所以,无论是个人在现实世界或虚拟社群所展现的人格形貌,法律上都该给予相同的保护。在游戏中对于他人角色的无礼谩骂,已逾越营造游戏情境或经营角色性格所必须,足以贬低玩家间对于受谩骂者的评价,自应负担公然侮辱罪责(参见「台湾高等法院一○五年度上易字第一二○一号刑事判决」)。

依照《刑法》第三一○条规定,比起一般以口述的方式到处说人坏话,使人名誉受损而成立的「诽谤罪」,若是改以散布文字、图画等有形的方式传述,而使他人名誉受损,更会成立「加重诽谤罪」,可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罚金。

而现今网路上的交流,绝大部分是透过文字、图像、影音的方式,相互传递讯息或分享资源,好比在自己或他人的脸书留言、参与网路论坛或讨论区的议题、转发分享时事照片或生活动态,一旦内容有涉及毁损他人名誉的情况,往往皆以「加重诽谤罪」论处。从过往判决中,如果拿所有「妨害名誉」的刑事案件来看,判刑两个月以上的,占所有处刑案件的百分之十六;但是,涉及网路的案件,判处两个月以上有期徒刑的占了百分之二十六。

网路的世界,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截图蒐证非常简便又容易。因此,奉劝大家在网路上更要谨言慎行,不要到了被罚的时候,才真的体会到什幺叫做「一字千金」。

有人读了上一段会质疑:「那我的言论自由咧?所以我在网路上就啥都不能说?」

《宪法》第十一条明文保障言论自由,国家本应给予最大限度之维护,使个人于实现自我、沟通意见、追求真理及监督各种政治或社会活动之功能得以发挥。但为了兼顾对个人名誉、隐私及公共利益之保护,法律仍得对言论自由依其传播方式为合理之限制(参见「司法院释字第五○九号解释」)。

因此,无论是在现实生活或网路世界中,对于他人事务的评论,要把握下列几项原则,确保自己不会误触妨害名誉的相关罪责:

一、就事论事,避免使用个人情绪性、侮辱性的攻击字眼。

二、确定发表内容的真实性,不可道听涂说。

三、有关个人私生活领域的问题,比如说外遇,切勿公开地谈论或传述,就算事实如此也不行。

四、例外情形:对于某些必须接受公众检视的事务,如果针对其发表了个人的意见或主张,儘管话说得难听了一点,仍然受到言论自由的保障,举例来说:

(一)针对政治人物施政的评论:

举个案例,某位作家在某个立委的脸书粉专留言「政治核废料」、「如果你是垃圾,也是全世界最秃的垃圾」等词。然而法官认为,这些难听的话都是针对该立委在其脸书粉丝专页的留言内容(将郑捷台北捷运杀人事件与太阳花学运连结)所为之「意见评论」,并非形容立委个人,或单纯未为评论的恣意辱骂,应属对于可受公评的事项为适当评论,合乎合理评论的原则,故不成立「公然侮辱罪」(参见「台湾高等法院一○四年度上易字第一五四六号刑事判决」)。

(二)针对商家的服务品质:

再看这个例子,某人与机车行发生消费纠纷,便将消费经过贴上脸书,并且评论这家店为「这辈子千万别去的黑店」、「奸商」、「劣质厂商」。法官认为网站发表上述文字,其内容主要在叙述消费纠纷所实际经历的事实经过,并无蓄意捏造、杜撰的言论,又因贴文者认为车行未依一般正常程序提供修车服务,而称该车行为「这辈子千万别去的黑店」、「奸商」、「劣质厂商」,属于依所经历的事实所为之评论,且所刊载内容与消费者权益的公共利益有关,为可受公评之事,故不成立「诽谤罪」(参见「台湾高等法院一○五年度上易字第一三九九号刑事判决」)。

整体而言,在网路上公开针对他人说三道四或传述他人不光采的事,风险仍是相当高的。网路上「妨害名誉」的刑事案件起诉后,有罪的比例达百分之七十九,尤其是在个人的脸书上,很多人习惯当成个人日记在写,而忽略了脸书仍属于一个公开的网路平台,在贴文没有设定隐私加密的情况下,大肆抱怨或细数某人的恶形恶状并给予负面评价,一不小心就会误触法网,不可不慎。

罚金与罚锾:

「罚金」是因为犯罪行为(例如窃盗)被认定有罪时,法院依法判处刑罚的一种;「罚锾」则是行政机关对违反行政法上的义务(例如闯红灯、超速等)的人,下的行政处分。两者虽然都是罚钱,但意义上并不相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正版魔方娱乐app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betway88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