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诗生活 >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

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来源: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     2020-07-24 10:24:51     阅读次数:321

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现场达人CK(黄志东摄)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明报製图)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CK有时会在现场拍下照片,有时是冲突场面,也会捕捉有趣的画面,如示威者放水洼上的冲凉鸭、维园蓝天心形云。(CK提供)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现场达人CK 逆流拍摄 记录意外画面

猪嘴,有;头盔,有;眼罩,有;反光背心,有;记者证,有。点算着大堆装备,塞满一个大背包。十月一日与港台摄影师CK会合前,我还思忖,他们前线记者会不会觉得这样太大阵仗?在湾仔站通往入境处的天桥上,见到一个高大摄记把镜头对住马路,从旁边同事的背心上认出港台标誌,我上前打招呼。

哪止猪嘴头盔眼罩。腰间环繫一个多格的袋,裏面装摄影机八块电池,持续十多小时的拍摄,都算够用;最重要是一部手掌大的信号收发器,靠它传片段回台播出;大腿旁挂着军绿色袋子,除了放面罩,自家绣上小红十字的小格裏,是生理盐水、手套、绷带、胶布、酒精等急救用品;背后有个小背包,载三公升的水。

一•「当所有人走晒,画面就会出现」

八月十一日铜锣湾,港台镜头一直追着戴口罩、Cap帽的黑衣人:「你係咪警察呀?係咪扮示威者呀?」黑衣人指指脑袋:「用吓你啲专业知识。」「点样专业知识?」「你做记者㗎嘛。」「咪问你啰。」乔装警按捺不住提高声线答:「唔係问我,你自己衡量㗎嘛。」

想起CK拍的片段,这身装备与在镜头后的质问,就是经过「专业知识衡量」而来吧。他的直播还捕捉了九月十五日北角白衣人与警员握手,九月二十一日屯门游行警察追捕示威者时被抢枪的场面,还有九月二十九日太子警署的警员向对面马路开枪,瞄着几个缩在柱后、穿街坊装的人不断射击。

「辛苦晒你哋」,这天不论走进早餐水饺店、午餐大牌档,甫坐下都会听到伙记说这句话,叫两碗麵来四碗,未叫餐又捧来「见係你哋先有」的例汤,CK嘱助手阿滔一定要付够钱。港台十月一日出动多个小队,他们这队crew共三人,加上负责与公司联络的导演Tony,他原本属公共事务组,现在都帮忙跑新闻。三人笑说我好带挈,今天竟然能吃上两餐。「平常多是下午才上班,事情都是黄昏才开始发生。」

随时都在作战状态

因为负责拍摄《早辰。早晨》的直播片段,CK早上五时开工,吃过早餐,便去拍铜锣湾十一时关站。虽然不是冲突场面,但跟着他却无时无刻不是作战状态。此刻他的重要原则,是必须留在站内,「在外面随时进不来,便无法得知站内发生的事」,可能因关站已不新奇,现场记者不多,CK其间拍到一个母亲拖着幼女狂奔而跌倒。不忙时,他与一脸焦急的女孩搭搭讪,知道她与朋友联络不上,立时拆下自己嵌在摄影机上的手机,借她网络。手机本来是用来播放港台直播,让他边拍摄边掌握自己所拍的是否正在出街、画质如何。

直至关站一刻离站,见大堆行家守住站口,嚓嚓嚓嚓嚓拍拉闸的画面,我们像大明星在闪光灯包围之下步出。记者很快就散去,CK说他想多留一会,「我想等多阵,当所有人走晒,画面就会出现」。他常常离群,像九‧一五北角那晚,行家聚在斜路下方,偏他八卦周围蕩,意外拍到白衣人与警员握手。一九九二年入行做星岛摄记,后来到亚视做cam man,「一转做video时好唔开心,不知拍片是什幺,因为拍照画面要丰富,重点很多,一张相讲晒成单新闻,总之睇到张相就完全知发生咩事,但拍片不是」。游行下午一时开始,我们来到SOGO门外,他二话不说爬上街边电箱佔个最高点,上面刚好容得下他一个大汉和摄影机的脚架,既要wide shot拍人流,见持各国旗帜的示威者出现,又要zoom近些,他不喜欢放着摄影机拍定一个画面。烈日当空,阳光直晒头上,仍神色从容。

二•走遍全港 直击山竹袭港

挂在腰前的攀石头盔,是他去年为拍颱风山竹添置的。风暴来势汹汹时,他想,无理由又去拍完尖沙嘴五支旗杆就收工。「我在家时也是观众,看这些颱风片都会觉得,我家没风,给我看海旁有什幺用?」旁边的助手阿滔忆起犹有余悸,那次他们与记者三人开了三十小时工,由CK驾着车走遍全港,每小时做一次直播,记录各区的情况。「周日中午有一段风最劲,架车是摇的,我不敢告诉后面在睡的两人。好耐冇做新闻喇,我觉得那次真的是跑新闻。」早前玛丽医院医护午间默站,他不间断地拍四十分钟,把镜头慢慢从每人身上移动,遇着举牌写上长篇文字的,就停留一会,「我想让人看清楚他们的诉求,你看电视时不也常想:喂喂喂唔好走住呀,我都未睇完﹗」

他在六君子事件发生时离开亚视。一九九四年,亚视六名高层不满八九民运纪录片被抽起辞职,CK说六君子外,其实还有七cam man,「咁啱啫,不是说我们有光环」。「那时后生,觉得做新闻好似唔知做咩,那个年代多是去记者会,栋部机把它录下来,只录些记者想要的upsound,即是拍低一个人讲的sound bite,像『今日﹗游行人数﹗有二百万○一个﹗』那种。」

入港台后,他拍过很多专题节目,正正经经拍《铿锵集》、《杰出华人系列》;也弄些搞怪镜头拍《头条新闻》、《好想艺术》。游行前,在我们赶忙穿过铜锣湾街头到街市吃午饭的路上,他不徐不疾在说:「杰出华人系列拍得最长时间那次,是李光耀,拍了一年零九个月。」追蹤拍摄大人物,他立下原则,「被他察觉超过三次,我就不会再拍,免得他觉得被骚扰」。李光耀一直没答应亦没拒绝专访,导演跟他度计仔,拍他出访外国时一起穿白衫白裤,「因为他建国时以同样的装束象徵廉洁」。跟得多,保镳认得,有时挡开记者都对他们格外鬆手。「后来有次在英国,我们很多场合不能拍,便驾一小时车去他在着作中提及私奔时的一个地方,他很怀念那裏。我们回到伦敦立即冲晒出来,连同监製写的信交给新闻官,过不多时监製就收到新闻官电话,说李生欢迎你去新加坡。」每天安排两小时访问,还获得李光耀同意拍他游泳健身,CK也不就此心息,想到用两层密实袋包住镜头,瞒住新闻官放在水底,多拍两个独特画面。

专注现场 直播不作旁述

CK脑袋裏似乎没有例行公事这回事。下午和理非游行开始,导演说任务是拍摄队头情况,CK依然没停过左穿右插,我在后头不时想,这个牛高马大的摄记脚步怎会那幺快,跨过花丛、站上路壆,他不慌不忙,但要做就做。抄捷径从时代广场附近赶上队头时,他忽然举机走向马路旁一小群人,原来当中有何韵诗,他一直像个人肉侦测器不停歇地注视各种异动。有人说,港台的镜头是好,但都没有旁述。他认人手固然是问题,不过问CK,为何你不在直播时也说两句?「我觉得如果在现场好认真去影,很多事兼顾不来,会错过很多事情发生。」

抢枪的片段,他说是好彩影到。当时有学生记者一同拍到片段,不过港台的较清晰见到过程,其实还有行家跑得太快,只能从前面拍摄,看不到警员背后的警棍、警枪被抢情况。「相跟片又不同,影相用高速快门,一路跑一路拍,画面都清楚,但影片不可以,快跑慢跑是两回事。快跑全部看不到,我知道画面出紧街,不可以震震震震震。有时看观众留言」,他笑,「说三十二台影得好好,不过唔好成日咁震,唔好意思,我係震咗少少,但不可以全日都不震」。

有时还是要够快。首次发现乔装警的一次,他比其他记者快了一步,才没被警员拦住。紧追第一、二人,大声问「先生、先生,你是便衣警吗?」他回想,自己是故意大声些,让观众可以清楚听到他的问题,目的是要卧底开口,所以他还问第三人,「你伤咗喎」,还问第四人是不是扮示威者,其时TVB记者亦赶到,警员上车前终于开口要他们用专业去想,「我只可做到这些,令你开口说话,你讲乜我都觉得ok。他一开口讲,就可看到他的态度、怎幺解释」。

三•尊重所有被拍者

反示威的一方有人愤然说要解散港台,说收政府钱反政府,但见到抢枪一幕,又觉得港台记者良心发现。CK说这不到他去想,「我们做了要做的事就ok」,「我都影了很多示威者的片段,只是警方行为比示威者更令人觉得有冇搞错。示威者掘路我都影,扑烂CCTV我都影」。「私了」的场面,他都有记录,而且尽量拍下全个过程,「袭击一个人,我觉得要尽我的方法拍下去。如果是破坏物件,我会拍下它是如何被毁坏的,拍够就会离开拍其他,但打人的话我会继续」。

他在前辈导演的丧礼上听过一个故事。「他的太太分享这位前辈曾访过一名普通伯伯,好多年后女儿找上导演,说我爸爸过咗身喇,因为你嗰时拍过佢呢,佢成个人生觉得自己好叻呀」,声音温文的他眼裏闪着感触:「我们日日都会拍摄,有些人只在拍的一刻见过,对拍的人来说没什幺特别,明日又拍另一个人。但对于被拍者来说,他或会视为一生中很重要的事。听了这个故事,我觉得我会尊重所拍的人。」

CK比喻镜头是「剑客的刀」。「剑客不可以无刀,但如何运用?不可以胡乱拿出来炫耀,真的需要时才用。就如枪,你攞出来指下,就有得上国庆……要谂清楚啰,这可能会害了人。」

坐在大牌档饭桌上,这队港台crew笑闹着要叫叉鸡饭,我却相当口渴,食不下嚥,左看看自己的摄记阿东,右看看CK,一大早开工,不停在街上游走,他们除下一列腰包,我叹口气问,不辛苦吗?阿东:「习惯了」,CK:「也不是惯,是不断地加,六月时没那幺多装备。」现在带着三公升水,是因为七‧二八元朗游行当天跟拍岭大校长落场后,他晕倒了,「从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进地铁月台,刚好商台记者在他旁边递咪访问,他一挨下去,便失去知觉几秒。醒来不上白车,又一条好汉继续拍,「你试过揸车舂眼瞓未?一被人呠即刻醒晒」。

如果开枪 是否要退?

七月起,他特意减少其他拍摄工作,专注拍这场运动。弹、砖、樽,什幺都中过,若要比较几个月来的工作,他说:「我们都做到没什幺记忆,永远是琴日嗰单最劲。六‧一二食晒烟,但到七一又发现,原来每一次最震撼就是上次。九月二十九日都好震撼,警察拉那幺多人,我们只能用尽方法在警察之间穿插,每个被捕的拍一拍,就到下一个,警察顾不上,也不会来拦。」「每日每日地升级,然后会想,这样下去会点?」他开始想,若开真枪,自己是否要退。「你仲敢唔敢行埋去前面影?有些摄记为了一张相真的会。但我觉得,那个人惊一惊会走火,需要做到这一步吗?侧少少,也有好多方法影到他的行为。」不过他也说自己是逆流大叔,人们嗌「开枪呀」逃跑,就要往人来的方向去。不管港台不受蓝丝欢迎,他还走进撑政府集会,窜上台近拍歌星唱做个勇敢中国人,「他们以为我是大会摄影,笑死」,「什幺都惊,就什幺都做不了」。

「个个唔知点解咁搏命,无啦啦揹起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台,三十二台原先是播鱼乐无穷的。」港台推《漫。电视》,第一击就出自他的镜头,鸡年去拍鸡仔,「一路on两小时,过年冇嘢出嘛」,他跟鸡场老闆说不用访问,「我们入去拍两小时,老闆说仲未影完?有咩影呀啲鸡?」他在饭桌上说得兴奋,「好过瘾﹗Zoom过去看牠们打架,啄同伴的尾然后走咗去﹗」他又去拍志记鎅木厂权哥,将一块木造成盒,五小时足本播。「几轰动呀,拜紧年睇住权哥整个宝盒,权哥话不用剪接少少?他好感动。我拜年说要转三十二台,是我拍的。别人问影住有几难呀,我说好难㗎,懒醒预告阵间会点点点,我个女话可以转台未?看过几次了。」

资深摄记,故事说不完。但作为受访者,CK不惯,既问可否不影正面,说得开心时又突然加句,「不如不要写啦」。开五点收五点,这天是平静的一更,四时多在中环,CK密切观察着场面,知道即将开打,盘算着要到哪裏的前线,导演提醒,要交更了。「吓?呀係喎。」他恍然发现已到五点,嘀咕着:「我还想拍。」我没上惯前线,已剩下没半条人命,CK依然精神翼翼,「开工就不会累」,只惋惜不能拍下去。几日后政府宣布实施反蒙面法,他传来信息,「刚call我今晚开通宵」,旁边是个握拳逼出手臂肌肉的emoji。

文 // 曾晓玲图 // 黄志东、CK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海渔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银河娱乐168074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