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卫生活 >伊格言:还有一件事 >

伊格言:还有一件事

来源: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     2020-06-17 06:16:02     阅读次数:861

伊格言:还有一件事

小编碎碎念:听妈妈在电话里唠叨可以写出些什幺?来看伊格言最新迷你催泪神作!

我的母亲,63岁,习于在电话中与我道别后立即反悔。
「好,那没事了。」「好,掰掰。」「掰掰。」「啊对了,那个……」

就是这样。往往由于我已将话筒拿远预备放下,必然听不清楚母亲的话,于是必得追加一句:「啊?什幺?你说什幺?」

这有个「进阶版本」:原本已挂上电话,但铃声在三十秒内再度响起:「啊对了,那个……」,而后对话重新开始。真是老梗啊,拿起话筒时我总这幺想。下有对策,许久以后我同样养成了习惯(像一张複写纸上漫漶不清的笔迹,纸纤维因手泽的渍润而海浪般扭曲起伏──我想起亲友们总说我长得像母亲,我的脸孔是她的男子版本,她阳刚化的複製品):不要相信母亲电话中的道别。

不要相信她。

当然母亲必然向我道别。(是了,道别是一切事物的终点,无有例外。)但我将话筒拿远时会刻意放慢速度。令人沮丧的是即使如此我依旧总听不清母亲将我召唤回通话中的前几句话,于是我终究得说:「啊?你说什幺?」

你说什幺?等等,等等。先别挂。先别走。还有一件事。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有篇小说就叫做〈还有一件事〉。One More Thing。争吵不断的中年夫妻──我不确知卡佛在他的婚姻中遭遇了何种折磨;反正,此亦为卡佛之另一超级老梗,关乎卡佛与其笔下永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水牢般囚禁且窒息着人的婚姻──时起勃谿的中年夫妻再次因细故争吵(或者加上打架,互掷器物水果之属;投我以榴槤,报之以菜刀,匪报也,验伤单是也),由于争吵频率过高,双方均熟极而流乃至疲惫无比,内容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行礼如仪完成一整套争吵程序,达到彼此折磨之目的后收工睡觉。但总有某些时候──少数时候,人就是特别气,气到感觉今天非把你这死贱女人或烂男人「拆食落腹」不可。毒蛇斗毒蝎,你死我活,岂容有高挂免战牌之理,亦绝无弃战而逃之空间。于是甲方想收工,乙方不放人,甲方呵欠曰「我刷牙去了」,乙方揪住甲方:等等,还有还有──

One More Thing。啊?什幺事?乙方一时语塞,想也想不起来,因为其实她或他从来也不知道到底还有什幺事。干,反正你给我站住不准走,我们还没吵完,这事不能就这幺了了。

这幺一想难免好笑起来。我母亲电话中揪住我的「啊对了,那个……」也是套路,那是我们母子之间的行礼如仪。值得额手称庆的是,我与母亲当然不是卡佛笔下在那永恆的窄小空间中互敬互爱互恨互砍的老夫老妻,我们是一对关係还不坏的母子。这是温馨版本的卡佛,母亲的one more thing只是为了延迟那对话的终点。还能讲什幺?那个。那个什幺?我母亲与我对此同样一无所知,我们脑中一片空白,胸中千言万语。然而我很清楚,我的母亲,63岁,习于在电话中与我道别后立即反悔。有一天或许,必定,会有更巨大更绝决的道别要来──但我从来就不打算相信她对我的道别。等等,还有还有,还没完哪,不准走,还有一件事。我从来就打算让她道别,然后等她反悔──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任何形式都可以。

风格是自然形成的►►►伊格言:就这样擦在你的手腕上►►►伊格言:能要的一种都没有►►►

摄影/陈艺堂

现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讲师。《联合文学》杂誌 2010 年 8 月号封面人物。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自由时报林荣三文学奖、吴浊流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华文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台湾十大潜力人物等等,并入围英仕曼亚洲文学奖(Man Asian Literary Prize)、欧康纳国际小说奖(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台湾文学奖长篇小说金典奖、台北国际书展大奖等。亦获选《联合文学》杂誌「20 位 40 岁以下最受期待的华文小说家」。曾任柏林文学协会(LCB)驻会作家、香港浸会大学国际作家工作坊访问作家、成大驻校艺术家、元智大学驻校作家等。着有《瓮中人》、《噬梦人》(联合文学杂誌 2010 年度之书,2010、2011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拜访糖果阿姨》、《零地点GroundZero》(2013 博客来网路书店华文创作百大排行榜)、《幻事录》等书。《零地点GroundZero》日译本将于2017年由日本白水社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在线充值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r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