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卫生活 >428大集会‧封锁广场封不住民心‧满街人潮泛黄挺绿 >

428大集会‧封锁广场封不住民心‧满街人潮泛黄挺绿

来源: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     2020-06-05 02:04:26     阅读次数:922

428大集会‧封锁广场封不住民心‧满街人潮泛黄挺绿(吉隆坡28日讯)由于警方封锁了独立广场进出口及路段,造成吉隆坡城中城(KLCC)、苏丹街、中央艺术坊及占美清真寺等集中地的游行民众,在中午时分变成聚集在国家清真寺前,使敦霹雳路从独立广场至马来亚银行大厦都填满黄绿色的人群。敦霹雳路多数业者停业警方週六封锁了所有独立广场的进出口,以致隆市6个集中地部份前往独立广场的路段的游行人潮,临时改变路线前往独立广场,最终在敦霹雳路会合。许多政党及组织领袖集合在国家清真寺前,并通过播音器发表讲词,一些坐落较远的民众无法听到领袖的致词。但是,人潮从中午12时开始聚集在国家清真寺前,截至下午3时仍是人潮汹涌,一些民众前往快餐店和咖啡厅里用餐,导致餐厅业者被逼暂时把大门上锁和限制消费者进入,才得以缓和拥挤的问题。敦霹雳路大部份业者都停业一天,以避开428黄绿大集会人潮,部份快餐店及咖啡厅照常营业,因而爆满。2千人热身吟诗嘲讽虽然警方已取得法庭禁令,出席428的公众被禁足在独立广场展开静坐抗议,市局更漏夜派人封锁整个广场範围,可是这项措施无阻净选盟与反稀土运动支持者的决心,在抗议行动举行的前夕,至少2000名支持者聚集在拉惹劳勿路与敦霹雳路交界处,展开一场热身活动。这次警方并没有採取行动阻止这批群众聚集在路中央,反而任由他们大喊口号、呼叫,甚至不阻他们对路过的警方巴士、卡车及警车大喝倒彩。由于他们聚集人数太多,以致造成端姑阿都拉曼路及敦霹雳路交通大堵塞,当车主响笛以示支持时,他们情绪更高涨。男子押韵字句有趣聚集的群众里,大部份是净选盟的支持者,也有一小部份的反稀土人士,他们从週五晚上八九时已陆续抵达现场,原本人数只是两三百人,后来在週六凌晨12时许,包括观看者在内,人数激增至约2000人。伊斯兰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公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达及净选盟委员玛丽亚陈等人也现身为支持者打气。莫哈末沙布是在凌晨2时45分抵达,他劝告在场者不要在抗议行动前耗尽精力,同时提醒出席者不要硬闯独立广场範围,也不要破坏公共设施。现场也有支持者唸诗、唱歌等,获得热烈反应,最受瞩目的是一名华裔中年男子,他一口“句句押韵”嘲讽政府措施及政党人士作风,无论马来文或中文,每句押韵字抵死有趣,引得在场者笑声连连,连满脸倦意的警察、记者都被他的声音吸引。直至凌晨将近4时,人潮才渐渐散去,现场恢复平静。至少百名相信是外坡来的支持者,沿路都看到他们席地而睡,都是为了出席下午2时举行的抗议行动。人在现场吉隆坡原本的和平变了样428一早,有点手忙脚乱地搭上轻快铁列车。7年不曾使用过国内的公共交通服务,差点连车票都不会买。从我家到中央艺术坊总共13个站,列车来到第二站,就已挤满人潮。我从车窗看去,想起6年前,人在台北的我,眼前的列车尽是一片红海,大家不约而同地穿上红衣,要到中正纪念堂倒扁去。台北车站、西门町、中正纪念堂像是被红蚂蚁佔据的巢。6年后的中央艺术坊,则是黄绿一色,中间还有其他混合色,中午12点整,大家分别从不同的地点来到这里,準备从城市的心脏地带步行到独立广场集合,一起静坐。勿成为政治傀儡红潮云涌那一天,我顺着人群,从台北车站走到中正纪念堂,喊着倒扁的口号,警方已经规划好的示威路线,大家都守次序地走着,和平集会原来是这个样子。黄绿潮淹城这一天,黄色长龙在我面前出现,大家唱着足球歌,把o l e ol e变成了bersih bersih,警察站在一旁筑成人墙,引导人群顺着警方规划的路线,一步一步走到目的地。空中,偶尔还有直升机飞过伴奏。大马集会的成熟度,又再跨前了一大步。无奈的是,下午3点以后,原本的和平却变了样。数目不详的催泪弹在空中划过,落单后的我有点惊慌失措,只能跟着人群逃窜,却好像找不到出口。空气很呛,脸颊很辣,一股作呕感直冲上喉。这一波的催泪弹,未免射得太多了吧!428的4月围城,让我想起6年前身在台北的那场倒扁活动,但那却是没有催泪弹和水炮的10月围城。大马民主运动的醒觉,现在还不算迟,但愿在追求民主步伐的同时,大家要懂得明辨,不要被任何一方牵着鼻子走,成为政治傀儡。——张欣薇槟城民主之树慢慢成长週六的旧关仔角428现场,出现一棵“民主之树”。下午1时,炎阳高挂晒得地上发烫,可是黄衣人、绿衣士逐点由小至大,从四面八方信步而至。槟城人不惯集会大场面,大伙有点慢热,杵在广场大树下遮阴,有点无所适从。一名30岁青年,繫着以国旗绑成的头巾在言论广场大树旁“锵.....”一声刷弦,聚得众人目光后,唱起歌来。他不靓仔,可是选对了歌曲,带队领唱《爱拼才会赢》、〈Rasa sayang》、《我相信》到改编的《祝Bersih快乐》,都博得大家欢笑。他和友人的歌声,激励了人心,让大家开始投入集会。可是,不懂中文者没大共鸣。直到,一名中年男子点唱了约翰丹佛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这是一首思乡之歌。领唱的几名中年人唱出了我们人在大马却民主遥远,共同思念着更美好家乡路的悸动,触动众人心,紧守树下不远离去,让它俨然成为一棵民主之树,别具意义。有前同行在面子书上留言,如果你在会场上看见穿着黄色3.0T恤,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长鬚长者,那就是他爸。是,我看见了。现场除了同行,大部份人我都不认识。不过,眼神交汇剎那闪过相同一份期待、一致笑容中藏着对未来的期盼,我们天涯若比邻,都是爱国者。天黑黑、雨将降临。草场上的人们,开始鼓噪,小部份失措小慌想站起来。号召人大喊大家不要怕,就让我们沐浴雨水中,洗个乾净吧。这位“吉他哥”我记下他的名字,叫“陈志豪”。最后一首曲子,是谭咏麟的“共在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朋友。”下午2时45分交稿时抬头一看,不过晴时多云偶阵雨,雨过也,也无风雨也无晴。马来西亚,明天会更好。——司徒瑞琼新山黄绿融化冰冻的心除了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大型集会特别是露天形式的集会,在新山是比较少见的。以前,新山过去也曾举办示威活动,但场面多很冷清,不过,在经过黄绿两个阵线所举办的数场集会的洗礼后,逾千冰冻的心终于融化,并齐齐于428当天,身穿黄衣或绿衣踏入新山大钟楼广场,以展示新山人求变的决心。428清晨,大钟楼广场只出现三三两两的“黄衣人”或“绿衣人”,原以为这场集会将像往常般冷场告终,不过,踏入中午1时,原本藏身钢筋丛林的黄衣人和绿衣人却突然冒现,且在瞬间突破千人。再者,令我惊异的是,原来正在举行官方活动的广场场地,表面虽看似平静如水,实则是“暗潮汹涌”,周边都是警方的眼线。儘管我们都佩戴了记者证,但感觉却是走到哪里都被几双眼睛紧盯着,可见有关单位所作的準备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虽然集会场地周围的警方人员越来越多,但成群黄衣人和绿衣人,却毫不畏惧地大方穿梭而过,似要以这股坚定的勇气和姿态告诉当局,他们既要公平选举,也要乾净且不受污染的生活环境。随着人民的民主意识日渐高涨,这一次集会的人数之众,虽是“空前的”,但相信不是“绝后的”。——张赛玉马六甲两种情绪在翻搅参加428集会时,民众心里含蓄的澎湃着,激昂得内歛着,以如愿为这场集会划上和平的句点。“掌管”428集会者时,执法人员的神色严肃得接近冷酷,情绪紧绷得如箭在弦,以确保集会可以顺利及迅速解散。黄色热情,绿色温暖,两种颜色结合起来,应是柔和养眼的。但,黄绿令当局感觉刺眼,黄绿也变成了他们心里的一根刺。马六甲州政府的内心应很矛盾。一方面为早早佔据集会场地而心喜,一方面却又担心黄绿民众涌入会场,令一场由官方举办的公开庆典活动变得气氛紧张及“生人勿近”。最后,两头不到岸,既无法亲民,又阻黄不成。在这片国土上,谁比较重要,是国民,还是外来投资者?当局应该接受人民的诉求,还是优先接受外国投资者的需求?一场集会在前,当局要一手努力捂住耳朵拒听,要一手遮住眼睛不看,又要拉扯对方的手脚,阻止对方集会,还要嘴里同时喊罚喊捕,如此失态反应,窘境毕露。一场大集会,两种对比情绪在翻搅,如此按捺不住的赤裸表露于人前,谁得分,谁失分,大家心里早就有数。——陈淑婷吉隆坡希望大家平安无事428前两天,我站在独立广场看着眼前攻佔广场的人群,直至清晨时分,聚集广场的人群依旧群聚不散。428前一天,我躺在床上看着面子书上的更新资料,截至凌晨时分,聚集在独立广场的人潮已达5000人。428清晨,吃了简单的早点,带齐了必备的物品,我背起手提电脑,再一次以菜鸟的心态去迎接这次的採访任务。今次,我被派驻十五碑地区,根据地图显示,这是第二长的集会路线。烈日当空,我跟着集会人群不断往前,挤在人潮中的我几乎窒息,甚至一度感到晕眩,直到再也无法支撑,我马上走出人潮,寻找一个地方打稿。原本以为这场集会终将和平落幕,但就在集会即将结束的关键时刻,执法队伍突然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朝人群发射催泪弹和水炮,我的“和平梦”就这样被毁了。侥倖逃过水炮劫的我,只能祈祷,执法人员手下留情,现场的每一位大马子民平安无事。——何建兴【热点新闻:428大集会】/报导:张欣薇、张秀芬、李琇云、包素菡、张慧薇、叶珮盈、林宝慧、洪国川、陈安棋、何建兴、周美娟、梁国忠、李景志、郭文强‧2012.04.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欧宝体育平台|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提供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管理网登入口 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